您所在的位置:丰润信息港 > 生活频道 > 房产家居

河北等地千万余条房产社保等个人信息被倒卖

发布:2013-8-14 7:59:33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  编辑:佚名

 
      针对日益猖獗的侵害公民个人信息犯罪活动,公安部自去年以来三次部署全国公安机关集中开展打击侵害公民个人信息犯罪专项行动并取得显著战果。但一些不法分子顶风作案,不断变换犯罪手法,特别是由于公民个人信息泄露导致的骚扰电话和垃圾短信更是“满天飞”,人民群众深恶痛绝。

      针对此类犯罪出现的新情况,公安部近日再次部署指挥20个涉案地公安机关开展集中打击行动。《法制日报》记者随警作战,直击河北、上海警方行动全过程。

      8月9日中午12时左右,在河北省张家口市宣化区,张家口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四大队民警周志全带队冲入一民房,屋内两人被民警控制,在屋内的电脑中,民警发现重要证据:一排排罗列的手机号码。

      “经过前期侦查,我们发现他们在这间房内利用这些个人信息进行电话推销。”周志全说。

      据介绍,自今年3月开始截至8月9日上午,张家口公安机关共抓获非法买卖公民个人信息犯罪嫌疑人33名,查获1000余万条公民个人信息,缴获500余张银行卡,近百台电脑。随着侦查的深入,一个涉及全国5省市的个人信息庞大交易网络逐渐浮出水面。

      干电话推销都买个人信息

      去年12月28日,张家口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获得线索:高新区财富中心一家公司涉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张家口市公安局迅速抽调刑警支队、网安支队等30余名警力成立专案组,展开深入侦查。

      在掌握犯罪嫌疑人利用非法获取的他人个人信息,非法从事推销药品、保健品、收藏品等电话销售经营活动的证据后,专案组在今年3月4日展开集中抓捕行动。

      随着嫌疑人逐渐落网以及案件的继续深挖,此案背后庞大的公民个人信息交易网络逐渐显现。

      据张家口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四大队大队长谷颜春介绍,去年4月,犯罪嫌疑人杜建国等3人合伙成立廊坊市天锐元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和张家口博藏工艺品销售公司,先后招募30余名员工,通过电话推销保健品和收藏品。

      “电话销售的成功率取决于个人信息的准确性,干这行的都在买信息。”杜建国听同行说,有人利用买来的信息推销,成功率达到50%以上,如今已经发了财。

      于是,杜建国的另两位合伙人在网络中化名“电购小王子”,在网上搜索关键词“数据”、“信息”等,加入数十个与此相关的聊天群,求购曾买过保健品或收藏品的消费者的个人信息。

      杜建国称,加入这些聊天群后便会看到,有人在群中求购信息,也有人在群中贴广告卖信息,“信息的种类多种多样”。

      但“网上卖信息的,10个有8个是骗子”。杜建国说,其合伙人也上过几次当,交了几百元定金后,对方却没有“发货”。

      吃过亏后,“电购小王子”在网上寻找卖家更加谨慎,终于,杜建国等人找到了靠谱的卖家,先后从若干上线中买了数万条个人信息,用于其电话推销业务。

      利用呼叫记录可精准营销

      安徽宿州人郑强,既是“电购小王子”的上线之一,也是个人信息的使用者。他在2011年注册了一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主要推销点读笔等儿童用品。

      和杜建国等人面临的情况相同,为了节省成本,郑强也开始盘算起利用有意向购买儿童用品的个人信息精准营销。

      一次,在看电视购物时,郑强想到,电视购物卖家会留下买家的电话号码,如果能知道谁曾拨打过这个电话,就能知道谁有意向购买这类商品。于是,郑强在网上求购可以找到拨打这些电话的信息。

      郑强在网上偶然认识了辽宁省丹东人王炳义,王称自己有郑强需要的这些信息。之后,王炳义以1万多元的价格卖给郑强两万余条公民个人信息,郑强在使用完后,又转手卖给了同样在网上认识的“电购小王子”。

      王炳义的信息从何而来?专案组侦查发现,信息源头来自山东青岛人王启云。

      33岁的王启云毕业于西安邮电大学,主修通信工程,是中国电信山东分公司运维部网管中心负责核心网维护的员工,可以很方便地接触到用户呼叫记录。

      正是这些呼叫记录,在倒卖个人信息的掮客手中变成了看得见的利益。

      去年3月,王启云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王炳义。12月,王炳义求王启云帮忙搞到指定的“400”被叫号码。

      起初,王启云担心对方利用这些信息搞诈骗、非法定位等违法犯罪行为牵连自己,便一直犹豫。“但后来,王炳义一再承诺,只是帮朋友做精准营销,我便放松了警惕,利用职务之便给他提供呼叫记录。”王启云说。

      据谷颜春介绍,从去年年底到今年3月,王启云以每条0.4元的价格,卖给王炳义10万余条公民个人信息。一条由王启云提供信息(源头),王炳义担任信息掮客(上线),郑强、杜建国等人购买使用(下线)的交易网络就此形成。

      借聊天群交织成庞大网络

      王启云告诉记者,他向王炳义提供的信息包括指定电话的呼叫时间点、主叫号码、被叫号码。

      这些用户的隐私信息并非简单易得。王启云称,电信公司中的不同部门按职级权限,会接触到不同的用户信息,除负责网络维护的运维部外,一般部门的普通员工很难接触到大量的用户核心信息。

      此外,“公司在新员工入岗前都要进行保密方面的培训”,“电信公司也有涉及用户个人隐私的管理规定,明确规定用户的呼叫记录不能随意泄露”。

      但据王启云所讲,负责维护工作一共有40多人,能或多或少接触到不同用户信息,“从技术上很难防范有人泄露信息,要想不泄露用户信息,只能对人进行管理”。也就是说,用户的信息是否泄露,完全取决于员工个人的法律意识和道德操守。

      正是源头上的泄露导致网络中大量个人信息的流转。张家口警方在侦查中也发现,由杜建国等案牵涉出的诸多交易网络中,源头不止王启云一家,还包括快递公司等从事不同行业中的人。

      杜建国等人作为下线,警方由其追踪扩展出多条上线,涉及至少4个交易网络,涉北京、辽宁、安徽、湖北、广东5个省市。

      谷颜春介绍,涉案犯罪嫌疑人所使用的每个聊天号码都加入了数十到上百个聊天群,大部分为非法买卖公民个人信息交易平台。每个聊天群成员少则数十人,多则数百人,遍布北京、天津、上海等全国14个省市。

      据警方介绍,在这些交易网络中流转的信息,包括房产、社保、医院、院校、电信、交通、物流等部门登记的公民个人信息。

      “这些人利用聊天群平台大肆从事非法买卖公民个人信息的违法犯罪活动,活动极为猖獗,形成庞大的非法买卖网络市场。”谷颜春说。

      警方发现,利润促成庞大的地下市场。经查,信息掮客黄凡成在网上专职买卖信息,他和朋友自建4个聊天群,专门交流买卖信息,以每条0.2元的价格买入,再以0.3元的价格卖出,每条盈利0.1元。从去年年底开始,黄凡成和两个朋友通过聊天群购买20余万条个人信息,牟利5万余元。

      据张家口市公安局局长王玉洁介绍,非法买卖公民个人信息的违法犯罪极易引起诈骗、暴力伤害等下游犯罪,不仅事关公民个人隐私,也关乎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张家口公安机关要坚决打击此类犯罪,不让公民个人信息被犯罪分子所掌握。

相关文章

赞助商推广链接
Copyright © 2003-2009 Fengrun.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