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丰润信息港 > 生活频道 > 互联时代

中国式快递:高额罚款撑起“最后一公里”

发布:2013-8-22 9:08:01  来源:网易  浏览次  编辑:佚名

中国式快递:高额罚款撑起“最后一公里”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今年以来,《交通运输行业推进物流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邮政行业安全监督管理办法》等政策、法规密集出台。力鼎资本投资全峰快递,红杉资本入股中通速递,E MS的IP O申请状态由之前的“中止审查”回归到了“通过发审会”;再加上这两天炒得沸沸扬扬的“顺丰告别20年独资,引入三国资大鳄”,整个中国快递业似乎要进行一场隐秘又危险的狂欢。

但这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就在这两个月,如果从北京寄一份快递到天津,连8元钱都不用,只要5元,仅需5元,一律5元。北、上、广、深的落地配最低市场价已经杀到4元/单,快递公司的配送毛利都没了,一毛钱的利润都没了。眼下,整个中国市场都在“快递化”,然而所有疯狂的投资与理性的搏杀,最终都聚焦到“最后一公里”。可是,中国快递的“最后一公里”,却如一盘散沙,至今仍在灰色通道里黯然前行。

“人货混装”的灰色地带

广州黄石路和云城路口,有一个广州区域颇大的快递件收发集散地,几排低矮的平房,门挨门全是大大小小的快递加盟商,有国内各城市专线,也有东南亚、港澳、台湾等专线。白天,工人打盹睡觉,晚上工作。一个个用瓦楞纸箱或者蛇皮袋包装好的货物,被中转工人扔进转运车里。这是一种颇有中国特色的12座小面包车,除了司机和副驾驶,车里面的座椅被拆得精光。

这种“人货混装”的运输方式实属无奈。根据规定,广州(不含个别快速路)每天7时至9时及17时至20时禁止一切货车进入通行;每天7时至22时,禁止广州市籍号牌核定载重量5吨以上(含5吨)、外市籍号牌核定载重量0 .6吨以上(含0.6吨)的货车通行。这显然局限了快递业全日配送的特殊要求。为此,《广东省快递市场管理办法》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对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用于快递业务的车辆给予通行便利。用于快递业务的车辆,应当符合邮政、公安、交通运输等部门制定的车辆技术规范要求。”

这意味着,“快递公司可以向有关部门申请运输‘混装车'牌照,但今年,这种审批取消了,相关部门不怎么发‘牌照',罚款几乎成了家常便饭。”一位民营快递老板邬洋(化名)对南都说,“我们为此甚至每年要作出几十万交通罚款的预算。”

“这事确实挺纠结的,不能说交警跟快递行业过不去。总的来看,快递员工素质较低,‘混装车'在马路上乱飙,违反交通规则也是常事。当然,司机也有难处,送货时间分秒必争,若是凌晨两三点拉货到配送点,工人早已下班。若凌晨加班,又会触犯《劳动法》,公交、地铁早停运了,加班加点的工人无法回家。”广东物流行业协会秘书长马仁洪对南都说,城市市中心没有规划卸货点是一个结,这个结不解开,整个“最后一公里”的配送都打不开。

“千里踩单骑”

处于半灰色状态的城市配送还不是快递业生存的全部,由自行车大军组成的“最后一公里”冲刺队伍,才真正牵扯着整个快递业乃至电商行业的神经末梢。

在广州大道中几栋写字楼门口,十几部快递员的自行车停在各出口,车尾大多绑着一个胶筐、纸箱或可以上锁的铁箱,货品堆在箱子里。“单车载货实在太重,一般30公斤以下的都得自己驮。订单太多,货堆太多,单车上的货很容易掉出来。”小曾在两三家快递公司干过,他告诉南都记者,直营的快递公司管得严,丢失货物会直接被炒。若在加盟的快递公司,一般是快递员与客户沟通私下解决。不过,“广州雨天比较多,货物容易被淋湿,这样客户会拒收,我们很容易被罚。说心里话,为贪方便,我们也很少锁车,为了减少丢货风险,自己要扛上扛下所有货物。”廖江(化名)也是一家知名快递公司的业务员,他觉得顺丰的“背包”模式比较好,但那套简易的交通工具要价1500元。

“相对于可以上牌照的汽车和摩托车,不能上牌照的自行车无法在保险公司办理保险。”一家快递公司人员向记者表示,这意味着,快递员的自行车一旦在运送途中发生事故,损失将由快递公司或快递员来承担。“公司之前有一单损失的赔偿甚至高达30万元。如果发生概率较高,很可能拖累网点亏损倒闭。”

“自行车派送灵活,面包车运送大街小巷不能过,又要找停车位,增加运输成本。当然最好是电动车,但广州禁止电动车上路,抓到要罚两千多块。”在穗之城快递运输经理黄永有看来,“快递不快”的很大原因是“千里踩单骑”。

人工成本高企

国家邮政局发布的数据,2012年我国规模以上快递企业业务量为57亿件,去年快递最高日处理量达到3000万件,位居世界第二。截至今年5月,我国快递业务量已连续27个月保持50%以上的增长。不过,1-5月,全国规模以上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累计完成31 .2亿件,同比增长61%;业务收入累计完成514.1亿元,同比增长34 .3%,收入增速远远低于业务增速。这意味着,快递的件均收入正逐年降低。

“就在这两个月,如果从北京寄一份快递到天津,连8元钱都不用,只要5元,仅需5元,一律5元。北、上、广、深的落地配最低市场价已经杀到4元/单,快递公司的配送毛利都没了。”一名民营快递老板陈邦(化名)告诉南都记者,市场竞争太过激烈,除了顺丰以外,大家都在杀价,拼量。“现在大多数快递企业利润率低于5%,不怕没订单,就怕抢不到人,这个行业的员工流失率平均有70%。”

赶集网发布的数据显示,全国快递员平均工资为3577元/月,相比今年2月上涨约500元,其中深圳最高。“如果帮员工买齐保险,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的快递员人工成本至少是5000元/人。”唯品会高级副总裁唐倚智告诉南都记者,一家快递公司要覆盖整个广州片区,至少要有两三千人的派送团队,网点得有两三百个。目前来看,网购需求最为活跃的三、四线城市,大多数民营快递的网点建设都不完善,“‘最后一公里'的配送系统建设其实是最烧钱的,这也是现金流不错的快递公司联姻V C、PE,需要资本助推的原因所在。”

[业界观点]“最后一公里”目前无提速空间

相关文章

赞助商推广链接
Copyright © 2003-2009 Fengrun.TV All rights reserved.